梨花雨

刚开始混lof很多地方还不懂请谅解☺主米英和aph其他有爱物

【米英】Sprinter

Sprinter

Cp:米英

By:梨花雨

01.

     2005年

“下课时间已到,请值周老师迅速到疏散通道有序地组织学生下楼。一楼的同学列队出发……”

再日常不过的铃声在校园间回旋,放在平日里算是聒噪的声音在此时此刻却颇显几分悦耳,流畅清晰的女声通过空气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——虽然校园仍是如此嘈杂。

距离科恩的死已有半月之久,但初(19)班依然笼罩着一股沉重的气氛。科恩是初(19)班的半大小伙子,明明正是风华正茂却在半月前死于非命。

Alfred一定知道点什么,作为科恩在寝室里形影不离的伙伴。不过据本人所说,他在事发当天并没有与科恩在一起并有不在场证明,所以这件事也就与Alfred脱了干系。

虽然如此,学校里却流传着可怕的留言:科恩的死,是由未知生物造成的。

 

呐呐,再说具体一点,那个未知生物是?

嘘,来我悄悄告诉你,是“狼人”哦。

02.

    2005年

我是Alfred。正如你所见,是来自A市B中学初三(19)班的superhero!诶你问我犯什么蠢,太过分了!Hero反对意见一概不予接受!

……恩,不瞒你说半个月以前我最好的朋友离开了Hero。他的名字是科恩。

你问我当时是否在场?Hahah答案当然是Yes,hero怎么可能离开最好的朋友嘛。我的意思是,抛下朋友不管。当时天气很热啦,我们想要买个冰激凌吃,因为没钱所以给店员打死了。

故事就是这么简单哦,用这么怀疑的眼神看我嘛。

Hahahah笨蛋还真这样相信了,你自己不是更蠢吗?科恩的事我不会给你讲的放弃吧蠢货。

Arthur让我和那人撇清关系所以就帮我造了不在场证明。恩所以当时我真的没有在场,没有在场。

没有在场。

03.

   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,最近做梦总会梦见一些奇怪的东西。比如总有人让我离开这里,抑或是看不清模样的怪兽追着我不停地跑……

   每天总是能梦到点重复的东西,总之就是让我离开。我不知道这种梦是否真的具有实际意义,或者我是否真的需要去做什么。A市给我的感觉总有些不对劲,看来我要更关注Alfred了,希望那小子不要给我捅什么篓子。

   其实说不对劲的根源,是这件事。

   早在20天以前,我收到了一封奇怪的邮件。发件人使用的是我自己的域名,而发件时间是5天前。也就是说25天以前的我自己给我天后的我自己发送了一封邮件,这怎么想都是不可能,但我宁愿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其内容是关于科恩的,它准确地说明的科恩的死亡时间地点以及尸体的状态,没有死因。

   科恩是我弟弟的朋友,啊也就Alfred。我曾听那小鬼说过几次。我很犹豫到底要不要给他说这封邮件的事,它也许只是某个无聊的人的恶作剧。斟酌再三,我终是告诉了Alfred,可他并没有我预期中的那般吃惊或是害怕,反倒跟一个没事儿的人似的。没错,我这个弟弟是很怕一些传说啊鬼神之类的东西。难道他也不愿相信吗?

但是事情却在5天以后发生了骤变。科恩真的死了,并且与邮件上的说法分毫不差:2005年8月15日,B中学第二教学楼下左数第4棵树,肩胛骨以上部分脱离身体。Alfred当时在不在他身边?我顿时觉得脊背发凉,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心中埋下种子很快 便发芽生长疯狂蔓延。警察把学校堵得水泄不通,我不希望这对Alfred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,所以请妖精小姐为他造了不在场证明。可待我想再一次查看这封邮件时,它却消失在了我的收件箱,回收站里也没有。是Alfred删了它吗?我无从得知,算了,下次遇到他再问问吧。

这件事可是牵扯到了人命……真的有人因此离开了这个世界……这封邮件到底来自谁?未来的我吗?不是我又会是谁呢?无数的疑问使我无法继而进行思考,关于那封邮件的事情也更是迷雾重重。管他的,Alfred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。

今天先去看看那小鬼吧。

 

 

 

现在刚下课没多久,学生早已离开了一大半,只留下一部分住校生和打扫卫生的值日生。离天黑似乎还有些早,太阳吝惜自己的金色光辉悄悄地躲进厚重的云层。风也是有的,只是在如此沉闷的环境中只能使人愈发烦闷。看样子,下雨也是迟早的事。

至于学生离校早的的原因大致有两个,一是最近不怎么太平,经常出现夜里单独出行的人暴尸荒野的新闻;二是学校也加强了周边的环境管理不允许学生在周围逗留。

B中高中部的校服在初中部出现难免有些显眼,但在几近无人的黄昏校园也没人会在意这些。Arthur在这里穿行着,顶着他乱糟糟的浅亚麻金色头发,背着对于高中生来说相对较扁平的书包,以及鼻梁上贴着显眼的创口贴。

“小鬼,快感谢我。你哥来看你了。”略微冷淡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回荡。

“啊,哥哥!我还在扫地,你稍等一下马上就好!”少年充满元气的声音在另一端响起,Alfred利落地扫掉最后一点垃圾,整理了器具,转身道,“真是太意外了,我以为Arthur都已经回家了。没想到竟是来接我,真感动……”

“就知道只有你这样的蠢货才会自愿留下来当值日生。最近周边不怎么太平,你知道的。啊……别误会了!我不是担心你,我是为了我自己!”

“好好好,为了你自己。好了我们走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兄弟两人并列走在回家小道上,覆盖天空的白云随着天色的减暗也变得乌黑阴暗,若不是在天空,使人还以为下一秒就会低出乌黑的臭水,就像尸体腐烂后的颜色一样。啊,开玩笑的啦。

“喂,科恩出事的时候你究竟在不在?”Arthur把头别了过去,似乎并不想与Alfred对视。

“诶……哥,怎么你们都问我这个问题啊……hero我当然不在了,你不是都给我看了那封邮件吗?”为什么要怀疑呢?Alfred顿了顿,最后一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,眼神无辜的像只天使直勾勾地盯着亚瑟。

Arthur一直对这样的Alfred没辙,只得相信他,况且他也没理由守在科恩身边不是?“没在就好,那好那件事我们都别提了。话说家里没吃的了,去外面吃怎样?”

“Yahoo——哥带我去吃蓝蓝路!”“垃圾食品玩蛋去。”“hero反对意见不予接受!”“管你接不接受不许吃垃圾!”“哥你不爱我了……”……

 

     “其实有的时候,还是接受事实比较好哦。”Alfred的镜片在疾驶过的列车灯光下有些反光,反而让人感觉整张脸都笼罩在阴影下。

……  ……  ?

然而在呼啸而过的噪声中,亚瑟并没有听清:“嗯?阿尔你刚才说了什么?”

“什么都没有哦,我们快去吃蓝蓝路吧!”“说了几次了,别吃垃圾食品!”

TBC.

只是屯一屯一个脑洞填不填我还不知道……以及太久没练过笔写的就像小学生还请见谅……